Home » Admin » JU Recognizes Dr. Makaziwe Mandela with 2019 Presidential Global Citizen Award

梅麻吕淫乱 _无德而禄,殃将至矣·说一说成功是如何成为失败之母的?

无德而禄,殃将至矣·说一说成功是如何成为失败之母的?


(左传反转剧:用故事诉说故事)

“无德而禄,殃将至矣”:没有德行而受禄,这是灾殃。灾殃将要来临了。

弱而胜强、强而胜弱,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无德”!昏庸、弱小却又对偶然的胜利沾沾自喜,愚蠢、自大却又常常习惯于凌辱弱小的快感,这两种情况就是左传所表达的失德行为。成功,在这两种情况下就变成了失败的前兆。

鲁闵公是一个短命的国君,在位只有两年,但这两年也恰恰是齐桓公完成称霸并开始失德并走向衰退的开端,所以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时间短、事情多”。而今天,让我们把目光投向鲁闵公二年,去看看那些成功背后的失败。

-----------------------------------------------

虢公:祭祀祈求土地,国弱喜欢战争。

《左传》:鲁闵公二年春,虢公在渭水流入黄河的地方打败犬戎。

虢公:“我要做一位伟大的国君,一名像郑庄公一样的霸主,我要更多的土地,我要让虢国再次伟大!我要去向祖先祭祀,我要向神明表达我的诚意。”

周朝内史过前去祭祀,听到虢国请求神明赐予土地,回来说:“虢国必定要灭亡了,暴虐而听命于神明。”

虢公:“国家要强大,就需要开疆扩土。既然齐桓公倡导尊王攘夷,那么我就去打击戎狄,这样的话土地有了,名气也有了,美滋滋啊!”

虢国舟之侨说:“没有德行而受禄,这是灾殃。灾殃将要来临了。”于是逃亡到晋国。

想要土地、想要胜利,这都没有问题,重点在于你不要“暴虐”、不要“失德”,有些暂时的胜利带来的往往是灭亡,这大概是虢公没有想到的吧!所以,左传记载,史嚚曰:“虢其亡乎!吾闻之:国将兴,听于民;将亡,听于神。神,聪明正直而壹者也,依人而行。虢多凉德,其何土之能得!”

-----------------------------------------------

齐公:称霸喜欢迁取,国大强迫王封。

《春秋》:鲁闵公二年春周历正月,齐国人迁移阳国的百姓。

齐桓公:“邢国、卫国,要不是我,你们就亡国了!尊王攘夷、存亡继绝,这就是我春秋霸主—齐公,天下谁还能与我争锋呢?对了,周边好像还有一个阳国。让我想一想,我要怎么样才能既拿到阳国土地又获取霸主美名呢?对了,‘杀良冒功’!就用邢国和卫国的套路,以迁移的名义把阳国给占了。对,就这么办!”

史官:“齐国人迁移阳国的百姓。”

齐桓公:“我得意的笑!”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齐桓公顶着霸主的光环,打着尊王攘夷的名号,用强大的国力暗地里吞并了阳国。他自以为高明,却不知道后人自有分晓。《公羊传》记载,“齐人迁阳:阳为小国。齐人迁之,实为灭之,齐有迁取王封之罪。”齐公失德,继而失霸,继而横死,“大成功”换来了的是人生的“大失败”!

-----------------------------------------------

鲁公:失德却想避祸,心惧喜欢冲喜。

《春秋》:夏五月初六,为鲁庄公举行大祭。

鲁闵公:“卜齮,你想干什么?我可是鲁国国君,你以下犯上,知不知道弑君是灭族之罪!”

卜齮:“昏君,你父亲鲁庄公的三年之丧还没有结束,你就去举行禘祭。你难道不知道么?周礼规定,祭礼属于吉礼,丧礼属于凶礼,礼制中有“吉凶不相干”的原则,丧中不应行禘祭。”

鲁闵公:“那也犯不着动刀子啊!再说了,我们有什么仇恨,需要用性命相搏杀。”

卜齮:“真啰嗦!好吧,我就实话实说吧!当初,你的保傅夺取我的田地,你为什么没有禁止。今天,你必须死!”

庆父:“偷笑中……”

三年之丧实际是二十五个月,满两年多一个月,而鲁闵公是第一个违反丧礼的鲁国国君,所以公羊传记载“为何记录为庄公行吉禘礼?是讥刺。讥刺什么?讥刺这是不行满三年丧的开端。”同时,鲁闵公又在服丧期间举行吉礼,目的只是因为想“冲喜”,因为他也感到自己危若累卵,故公羊传记载其“心惧于难,务自尊大,以厌其祸”。闵公短命,从德行便可知晓一二,这就是人之将败,其迹可寻,不可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