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Admin » JU Recognizes Dr. Makaziwe Mandela with 2019 Presidential Global Citizen Award

隔着丝袜干网站 _专访NASA前宇航员:阿波罗登月计划最大的发现实际上是地球?在太空看地球究竟是什么感受?

本文刊载于《三联生活周刊》2019年第26期,原文标题《地球是宇宙中最美的地方》

今年51岁的特里·维尔特(Terry Virts)是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前宇航员。在退役之前,他总共在空间站生活了213天10小时48分,并且进行过3次太空行走。

在太空中看到地球家园,宇航员会有什么独特的感受?21世纪人类的太空探索又面临着哪些机遇和挑战?维尔特接受了本刊的采访。

主笔/苗千

专访NASA前宇航员:阿波罗登月计划最大的发现实际上是地球?在太空看地球究竟是什么感受?

美国航空航天局前宇航员特里·维尔特(NASA供图)

三联生活周刊:“阿波罗11号”在1969年登陆月球时,你还只有不到两岁。在你成长的过程中,这项成就对你成为一名宇航员有过什么激励吗?

维尔特:是的。我还在幼儿园的时候就读了第一本关于阿波罗计划的书。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相信自己长大以后一定会成为一名宇航员。在成长的过程中,我的房间里全都是关于飞机和宇宙的照片。我只想做一名宇航员。

三联生活周刊:能否简单介绍一下你在美国航空航天局工作时的主要职责?

维尔特:最开始我是一名航天飞机飞行员(Shuttle Pilot),我的工作就是协助指挥官驾驶航天飞机进行发射、轨道交会和降落。我还是一名空间站的指挥官,在两次任务中总共在太空中飞行了超过7个月的时间。在太空里,我需要操作机械臂,在空间站上安装几个模块(Modules)。我还进行过3次太空行走,需要对空间站的科学设备进行维护。我也做过空间站的医务人员,协助拍摄过一部IMAX电影《一个美丽的行星》(A Beautiful Planet)。回到地面之后,我做过几项不同的工作,包括CAPCOM(在地面指挥中心负责和宇航员进行交流)、引领飞行员(Lead Pilot)和机器人部门主管等。

三联生活周刊:有人曾经形容,整个阿波罗计划最大的发现实际上就是地球自身。从太空中拍摄的“地球升起”(Earthrise)和“蓝色玛瑙”(Blue Marble)等照片让很多人印象深刻。你第一次从太空中看到地球时有何想法?

维尔特:在太空中,我喜欢望向宇宙,但是我的目光最后总是会回到地球,这是宇宙中最美丽的地方。看到地球时,我想:“我们没有其他的选择,我们只有地球。”我不会忘记第一次在白天看到地球时的感受。我们是在晚上进行发射的,大约15分钟之后,我们飞过了北大西洋,我迎来了太空中的第一次日出。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蓝色,这么壮观的景象让我惊叹。地球上有太多美丽的地方。所以我列了一个很长的名单,回到地球之后,我希望能去所有的这些地方旅游。

三联生活周刊:作为一名宇航员,你经历的最危险的情况是什么?另一方面,最让你感到兴奋的情况又是什么?

维尔特:我在空间站工作时曾经发生过一次氨泄漏警报。这个警报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当时所有人都认为空间站将会报废。最后才发现,这是一次假警报,不过我们还是对整个空间站进行了非常周密的检查。

在太空中有很多令人感到兴奋的事情,对我来说最兴奋的体验是进行太空行走。在一个空旷的空间中行走,而我和死亡之间只隔着一层塑料面罩,这是一种非常独特的经历。

三联生活周刊:你是否和“阿波罗11号”的宇航员们交谈过?从他们的经历中你有什么收获?

维尔特:“阿波罗11号”的三位宇航员我都见过,而且我和奥尔德林是好朋友。奥尔德林最让我感动的地方就是他对太空探索的激情。他是一个永远向前,从不停止工作的人。

三联生活周刊:阿波罗计划最初是由一些政治因素所驱动的。“冷战”结束之后,各个国家之间的太空探索计划是不是有了更多的合作?在太空站里,你是否需要和来自其他国家,包括俄罗斯的宇航员们共同工作?

维尔特:是的。我在空间站时,需要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宇航员们共同工作,他们有的来自欧洲,有的来自日本,当然也有来自俄罗斯的宇航员。和他们成为搭档是我的太空生活里最重要的部分。

专访NASA前宇航员:阿波罗登月计划最大的发现实际上是地球?在太空看地球究竟是什么感受?

2015年,宇航员特里·维尔特在太空行走的过程中为国际空间站安装线缆(视觉中国供图)

三联生活周刊:“阿波罗11号”的宇航员们首次登上月球时并没有进行太多的科学实验。你在地球轨道的零重力环境中,都进行过哪些科学实验?

维尔特:我在地球轨道上进行了超过250项科学实验。比如我曾经进行过防止骨骼和肌肉退化的药物试验,做过大肠杆菌和沙门氏菌的疫苗实验,还有很多在我身上进行的医学实验。我还进行过探测宇宙构成的宇宙学实验,液体实验、材料燃烧实验等等。

三联生活周刊:因为削减经费,在阿波罗计划之后,再也没有人类宇航员踏上过月球,甚至没有人离开过地球轨道。现在美国航空航天局又提出了要在本世纪20年代返回月球,甚至还有更远大的计划,要送人类宇航员登上火星。你认为对于新一代的宇航员来说,最大的机遇和挑战是什么?

维尔特:在我看来目前最大的挑战就是让人类的太空探索项目摆脱不断变化的国际政治环境的影响。而我想,目前太空探测最重要的目标是在月球上建设一个测试基地,让人类最终能够到达火星。

三联生活周刊:相比于前往月球,人类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从地球到达火星。你曾经在国际空间站生活过超过200天。对于宇航员来说,你认为这种前往火星的旅程最大的困难将是什么?

维尔特:利用现有的火箭技术,人类前往火星再返回的旅程总共需要3年时间。我认为这实在是太久了。我们应该发展出更先进的电力推进技术,让从地球往返火星的旅程缩短到1年时间。

三联生活周刊:你经历了长时间的严格训练才成为一名宇航员。但现在有一些计划,可以让普通人进行太空旅游,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维尔特:我想可能就在今年下半年,或是明年,会出现真正的太空旅行项目了。一个游客花费大约25万美元,就能进行一次地球亚轨道飞行,并且体验几分钟的无重力状态。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开启太空体验的机会,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但是想要进行太空旅行的人必须明白,这样的旅行是充满危险的,这和乘坐民航班机完全不一样。